最好的生活是在城市里过出森林的意境

发布时间:2018-06-07 13:14:32

最好的生活是在城市里过出森林的意境

  这是一本叫《抟物》的书,它致力于发现那些具有深研品质并一心一意于自己所喜爱的事物之人。希望他们的独立精神与不二个性带给读者智慧的启发,生活与情感的愉悦。

  如果你热爱生活,如果你也渴望能快速安定下烦躁的心,那么,你该看看这本书。它带给你的东西,将比你想象中多很多。

  读书烦,工作烦,没钱烦,有钱烦,单身狗烦,有家室也烦,嫌自己长得丑也烦。

  喔,不,想多了,有森林,有隐士就行,虽然江湖上好久没有我读书的传说,但根据我多年不读书的经验,我知道:最不让人烦的诗,就是隐士山水诗。

  别的不说,起码封面绿化面积大,一大片漫无边际的森林,翠翠的蔓延了整个视线。

  打开这书,发现里面也绿了,全是蓊蓊郁郁的森林,别的不说,光冲这生态环境,我也得看下去,至少可以吸氧嘛。

  我读书不多,我认识的人不多,认识的古人更不多,但我知道天下最牛掰的隐士:

  诸葛亮在茅庐里隐居,他不着急,他摇着鹅毛扇,说窗外日迟迟;然而,刘备来了,刘备很着急,说要欲申大义于天下。

  诸葛亮说,皇叔,你急什么急,曹操有天时,你没法儿急;孙权有了地利,你急也没用。你要的是人和。和,当然不能急。

  “北让曹操占天时,南让孙权占地利,将军可占人和,拿下西川成大业,和曹、孙成三足鼎立之势。”

  现在没有诸葛亮了,只能在军师联盟里演,然而,现在还有隐士,那种不着急的隐士。

  “设想,如果隐于一座秃山,场景是何等惨淡:想吃野果而不得,想烧开水没有柴,想写首诗却找不到灵感。每日面对光秃秃的山头,难免唉声叹气.......”

  因为森林提供了木材,可以盖房架屋,可以做桌做椅,可以烧水取暖,森林也可提供食物。

  因为夏天有野果可食,秋天有坚果饱腹,树林里有蘑菇,腐木上长木耳......森林里转一圈,几个菜便可以上桌,假若再抓只野鸡,就可以吃上一锅香喷喷的“小鸡炖蘑菇”。

  当然,没有森林,再高贵的隐士,再不羁的气质,也会被折损。换句话说,就算你想装逼,也要有片好一点的森林......

  所以如果我是刘备,一定会采取张飞的办法,一把火将诸葛亮隐居的森林给烧了。

  隐士和山林从来就是一对儿,彼此成就,山林负责给隐士提供仙气,隐士负责给山林提供名气。

  然鹅,我去隐居了,银行的房贷怎么办?我不还房贷,银行会不会哭?车库里的车子怎么办?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现在把车都给扔了。

  “不必非追求山洞,亦不必非追求森林,但要为自己在心灵里留一个山洞,留着一片森林,方才可找到自己的真心。”

  在这个种草拔草的世界,烦恼谁能没有。但若自己在心灵不只是种草,还能种一片森林,即使不真正的“隐”,你也能万事看开,离“成仙”也就不远了。

  论吃这事,要说汪曾祺第一,谁敢排第一。汪老先生是“吃货”。他还写了一本叫《食事》的书,专门讲吃的。写得最好的是《端午的鸭蛋》了,还上了中学的课本。读到这篇的时候,我差点没把课本给啃了。

  但读完周华诚的这篇《笋之书》后,我中午就去楼下吃了个春笋炒肉......虽然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特别馋,但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他把吃笋写成了一种娱乐,一种信仰:

  “主人贤惠,煮出来好几样笋肴:油焖的,红烧的,清炒的,做汤的。有一道最不寻常:滚刀切出的春笋小块,铺在碗底,笋上面覆了一层薄薄的咸肉。

  咸肉是肥的,蒸出来,是如玉脂一样透明的颜色。下面的笋块,也是如玉脂一样的颜色........这里的咸香二味,真是不忍细说。”

  “茅庐窗内,是红泥小火炉,煮着一钵冬笋咸肉。炭火哗啵,喝一碗山家自酿的米酒,其逍乎遥哉!纷繁尘世,郁结不快,连同那雾霾一起,都是遥远的,都在另一个世界了。”

  字里行间各种笋,杭州的笋,北京的笋,山东的笋......保证不重复。读下去,我决定今年全部吃笋。

  作者吃的其实是“乡愁笋”,然而故事里非但没有忧伤,还充满了欢乐。在高铁密布的今天,乡愁多少有点装 BI 了,来来来,咱们不着急,不装 BI ,咱们吃笋。

  读着读着,我决定爱上这本书,不带条件的那种爱。要说爱的理由,除了清凉感的文字,还有知名插画家三水的插画。

  插画还有很多,每一幅都是令人心生欢喜的佳作。但除了插画,还有更多好玩的东西:

  这是一本叫《抟物》的书,它致力于发现那些具有深研品质并一心一意于自己所喜爱的事物之人。希望他们的独立精神与不二个性带给读者智慧的启发,生活与情感的愉悦。

  如果你热爱生活,如果你也渴望能快速安定下烦躁的心,那么,你该看看这本书。它带给你的东西,将比你想象中多很多。

  继《 抟物 1 》“国内青年生活领袖私密书单”之后,本辑《 抟物 2 · 森之美 》以“古意之心与小森林”为主题,邀请了

  一行人来到中国保存最好的古代森林、韦陀菩萨的道场临安天目山,做了一次深入而专业的自然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