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世界一流汽车品牌 不妨多些目光聚焦一汽解放

发布时间:2018-06-11 10:33:22

打造世界一流汽车品牌 不妨多些目光聚焦一汽解放

  编者按:当更多人关注乘用车发展改善人民美好出行生活的时候,不妨把多一些目光聚焦给承担着为人民美好生活提供货运物流、特殊用途而满载前行的商用车上。因为,只有当我们的衣、食、住变得更丰富、更便捷、更智慧的时候,只有当生活物资、设施保障更无忧的情况下,我们才能行得更远、更安心、更愉悦。

  新华网6月11日电(记者 刘芳宇)2017年12月,首届中国汽车企业创新“安亭指数”发布,一汽解放汽车有限公司(简称“一汽解放”)以79.5的高分,荣获中国汽车(卡车)企业创新排行榜第一名。近日,新华网记者跟随中国汽车企业创新“安亭指数”专家团队走进一汽解放,对这家老国企的深耕品牌、创新发展之路一探究竟。

  一汽解放是中国一汽集团旗下的轻、中、重型卡车企业,总部位于吉林省长春市,整车年生产能力23.5万辆。自1953年7月15日第一汽车制造厂奠基,1956年7月13日第一辆解放牌卡车下线,结束了中国不能制造汽车的历史,成为新中国汽车工业的摇篮。

  中国欧洲经济技术协会会长徐秉金动情地说,“从1953年到1956年,一汽解决了中国工业汽车有无的问题。在当时艰苦的环境下,三年之内能把汽车干起来,是绝无仅有的。从1956年到1986年,老型解放车一生产就是30年。1983年一汽搞改型,2万多台设备,4万多种不同的零部件,重新设计,重新实验,一边生产一边干,到1986年,三年之内把解放CA141搞出来,说明了一汽人高扬自主创新的旗帜,开创了中国的自主创新。”

  解放CA141是一汽第一款自主开发的换型产品,满足了当时国内市场的需求,改变了企业长期单一的产品结构。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一汽解放成功换型改造的实践,闯出了一条“自主开发、自筹资金、自主建设、不停产改造”的老企业改造和新产品发展之路,实现了一汽的第二次创业。

  进入90年代,一汽自主研发生产了第三代、第四代产品,实现了卡车生产柴油化和平头化转变。2003年,一汽对中重型卡车核心业务进行重组,成立了一汽解放汽车有限公司,并先后成功推出了解放第五代和第六代重卡产品。2004年7月15日,解放第五代奥威重卡下线,标志着解放重卡时代的到来。2007年7月15日,历时6年、巨资打造的解放J6投放市场。这款在设计之初就将开发标准定位于国际先进水平的重卡力作,在2011年以国内领先的自主技术成果,成为首个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的民用车辆。

  2018年4月18日,对标欧洲产品的高端重卡J7正式下线年启动立项,历经七年精心打磨,颜值更高、智力更优越、性能更突出。既符合智联网、物联网思维,同时还考虑了智能时代行业与驾驶员的需求,是一汽解放在创新道路上的又一里程碑产品。

  一汽解放自诞生之日起,就从未停止自主创新的脚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李骏说,“‘安亭指数’就是要看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这个能力是讨不来、买不来的。不是说有核心技术就能赢,必须在核心技术基础上创新出更多新的东西。要清算有多少创新点,这些创新点是不是能够在创新的过程中赢得差异化的竞争力。”一汽解放六十余载的奋斗历程表明,自主创新能力已经成为其深刻在骨子里的精神基因。

  2016年,一汽解放整车销售20.2万辆,其中中重型销售18.5万辆,市场份额19.25%,重卡销量排名行业第一。2017年,一汽解放又以全年销售24.08万辆,市场份额21.56%的表现,摘取中国重卡市场销量桂冠。

  “今年1-5月份,一汽解放累计销量14.1万辆,计划上半年完成16万,下半年完成10.4万辆。”提起今年销量目标,中国一汽总经理助理、解放事业本部本部长、党委书记,一汽解放董事长、党委书记胡汉杰充满稳健的自信,“商用车主要是牵引、载货和自卸三大类。牵引是我们绝对的优势,市场份额一直都在30%以上。”

  胡汉杰的这份自信正是来源于一汽解放坚持体系创新的底气。近年来,一汽解放持续践行技术领先战略,产品结构调整取得了重大突破,新产品销售贡献度实现了稳步提升。“平台产品技术领先,品系产品市场领先。J6、J7就是一个平台,技术必须领先。品系产品在其基础上衍生出细分产品,在市场上要领先。”谈到整车产品创新时,胡汉杰如是说。“平台要技术领先,就必须有前瞻性,无论从策划上还是技术研究上都要有前瞻性,才能做到平台的技术领先。市场领先,是根据当前的市场环境,在技术领先的基础上进行适应性的调整,满足个体化的需求。”

  胡汉杰认为,创新不是单一方面的创新,而是要建立体系创新生态。除了产品创新,还要从研发创新、制造创新、管理创新和营销创新等多方面下功夫。

  研发创新方面,在总成零部件技术上,一是掌握发动机、变速器、驱动桥关键总成的超长换油周期技术,其中,重型发动机换油周期达10万公里,中型发动机换油周期达5万公里,变速箱、驱动桥换油周期达20万公里。二是自主研发SSCR(固态氨)技术。与传统尿素后处理系统相比,其优势有三:一是低使用成本 ,每公里低于7分钱,较尿素后处理系统每年节约3000元~5000元。二是低维护成本,解决尿素后处理系统的结晶等问题。三是高续航能力,确保长距离运输。

  制造创新方面,总成制造向轻量化、低成本、高效化和智能化方向发展。一汽解放在新工艺,关键零部件研究方面进行制造创新研究155项,获得多项国家级奖项,成功授权15项发明专利,16项实用新型专利。

  管理创新方面,胡汉杰认为,企业管理很重要,不能靠合资,一汽解放要自己搭建管理体系。2017年3月一汽解放公司与华为公司合作,启动流程化组织建设工作。2018年4月,按照业务流程变革规划,启动“征途”项目一期。“作为当家人,没有好的管理,企业就不会走得太远。征途战略,就要像长征一样把它搭建好。”

  如今,汽车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的时代已然来临,一汽解放作为一个老牌国企,紧紧跟上了时代步伐。电动化方面,2017年12月7日,一汽解放新能源基地在青岛正式投产,这是一汽解放加速向新能源汽车布局迈出的重要一步。智能化方面,2017年4月和10月,一汽解放分别进行了自主研发的无人驾驶智能卡车的开放演示和高速公路测试。2018年4月18日,一汽解放L4级系列智能车在青岛港成功发布,可实现高度智能化的编队请求应答、队列行驶、避障、自适应、制动停车、重组分离等一系列动作。专为港口作业研发的ICV(Inteligent Container Vehicle港口集装箱水平运输专用智能车),是国内第一个实现L4级港口示范运营的智能驾驶运输车辆,具有便于推广、经济智能、机动灵活的优势。

  胡汉杰认为,无人驾驶有望在商用车领域率先实现,原因有二:一是场景特殊,比如港口,矿山,包括封闭的路,更容易实现智能驾驶。二是具有商业价值,车辆简单化,变成平台,能为用户创造更大的商业价值。“这两点会驱动智能驾驶率先在商用车上的实施。目前,一汽解放已经成为国内首家示范运行系列化L4级智能网联卡车的重卡企业,未来,一汽解放将全面开启智能车整体战略布局。通过高速公路编队行驶智能车、港口ICV专用集装箱运输智能车、洗扫车、智能矿用自卸车、城市智能物流车、城市智能公交车,面向不同行业、不同领域,打造全行业的智能化产品集群。”“我们要进行模式创新。主要是指产品模式,以AI和互联网为产品赋能,针对港口、矿区、封闭园区、高速公路四个特殊的场景,与振华重工、洋山码头等合作,提供全价值链,是智能物流的解决方案。”

  中国一汽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在去年上任之初,就坚定提出中国一汽必须承载起“汽车强国梦”的重大责任,大胆改革,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立下“尽快争取通过3-5年左右的拼搏,坚决把自主品牌搞上来,使一汽集团成为中国汽车业第一品牌,世界上的金字招牌”的雄心壮志。为此,一汽集团大刀阔斧改革,进行了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由一汽集团总部直接运营红旗品牌,并设立了奔腾事业本部、解放事业本部。战略规划了一汽集团各板块的长期愿景为“国内第一、世界一流”的企业,制定了将红旗品牌打造成为“高端自主第一品牌、第一销量”;解放品牌成为“自主商用车第一品牌,第一销量”;奔腾品牌成为“一流品牌、行业前五,进入国内自主第一阵营”等的宏伟目标,无论是从品牌影响力还是在汽车销量上,立志重塑一汽行业第一的品牌地位。

  胡汉杰说,一汽解放的愿景是打造“两最”:“最值得骄傲的商用车企业,最值得信赖的商用车品牌。”一汽解放致力于成为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智慧交通运输解决方案的提供者,为用户创造财富,为员工创造幸福,为社会创造价值。

  当前,一汽品牌正处在能否腾飞的关键机遇期,虽有品牌的历史积淀、自主创新的技术积淀、国内销量的市场积淀等优势,但仍面临着人才队伍老龄化、品牌走出去等多重挑战,距离打造世界一流品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与会专家各抒己见,从各自角度提出了建议。

  李骏认为,一汽解放要以华为作参考,要进一步开放,研发应该考虑国际布局。他说,“华为过去一直是跟跑,但摩尔定律打破后,只能自己往前跑,就要定目标,要布局。一汽解放也到了要领跑的时代,要靠创新点来布局,一定要走到世界科技舞台的前沿去,不走出去不行,因为一汽解放要比拼的不再是中国品牌,而是要到国际市场上与沃尔沃等品牌去比拼。”

  原机械工业部汽车司副司长、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学术委员会对外经济合作组副组长陈林对一汽解放走出去提出了两点建议。第一,一汽解放要制定海外发展规划和战略,由规划部门做规划,具体组织实施可交给外经部门。“走出去的方式很重要,需要认真研究和很多摸索。”第二,海外战略要与国内在海外成功的企业合作。“绝对不是孤单的一汽解放自己,要与国内在海外成功的企业抱团。”

  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说,中国汽车品牌不仅指乘用车,商用车也在中国品牌之内。在任何时候,都要发挥一汽解放的企业优势和体制优势,加大对外开放力度,在改善短板上下功夫,比如变速箱方面,要在创新更上一层楼。

  中国汽车人才研究会执行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朱明荣认为,人才是企业可持续发展真正的“新能源”,硬实力、软实力归根到底都是人才的实力。人才集聚、人才培养、人才使用的顺序应该倒过来,先使用、后培养,然后集聚。“企业对人才的重视是一个企业发展的关键,‘企’字上面是‘人’,下面是‘止’,没有人才,企业就不能很好的发展。”站在新的历史时代背景下,一汽解放要用更加开放的心态坚定不移抓好人才战略。

  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城市品牌评价中心主任解树江认为,一汽解放有着很重要的品牌渊源,毫无疑问是中国汽车工业的一个经典品牌,其所具有的拼搏精神和奋斗精神是该品牌最核心的元素,具备打造国际重金品牌的一切条件,而且已经走过了全球品牌的初级阶段,进入到全球品牌的中高级阶段,这个阶段很重要。

  基于以上判断,解树江建议一汽解放公司要高度重视全球品牌的建设工作。第一、制定一汽解放全球品牌的行动计划;第二、整理经典的品牌故事便于传播,提炼一汽解放符合国际化的品牌知识,包括品牌认知、品牌形象以及品牌联想。第三、要规划和执行具有国际水准的活动。第四、要提升一汽解放的品牌资产,使之成为全球著名的汽车品牌。

  解放是一汽的根,如果红旗品牌的复兴之路还有些任重道远,一汽解放有理由、有条件在商用车世界率先挺起脊梁,在关键时间节点,把品牌做上去。

  安亭指数,即汽车创新指数(因在上海嘉定安亭发布而得名)。该指数由中国汽车企业创新评价专业顾问委员会指导,由汽车评价研究院组织实施,经由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汽车工程学会、清华大学汽车技术战略研究院等三十余家权威组织和机构评选得出。

  据悉,“安亭指数”的评价采取量化方法,评价指标体系由创新“铁三角”构成(创新投入+经济产出+技术结构)。评奖委员会认为,这三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单独看任何一项指标都只是必要条件,结合在一起就是充要条件,合成后就是汽车企业创新指数。

  汽车评价研究院院长李庆文表示,发布中国汽车企业创新指数的意义在于落实我国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贯彻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以创新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促进中国汽车产业自主创新,引领中国汽车产业从汽车大国向汽车强国的转型升级。

  2017年度中国汽车企业创新排名,分为乘用车、卡车、客车、零部件四大类,按照每个企业2017年度“中国汽车企业创新指数”即“安亭指数”数值的高低,确定企业名次。评价期间,有关评价的信息不公开,不通知被评价企业,被评价企业无须申报,也没有答辩和复议;评价以指数数值大小为唯一标准,不受任何外力影响;评价结果向社会公开发布,供政府主管部门参考。